長者

古籍

澳門公共圖書館現藏有古籍約四萬冊,收藏1950年以前的中西文古籍。中文及西文古籍分別藏於何東圖書館和議事亭藏書樓。何東圖書館的“何東藏書樓”現藏有二萬多冊中文古籍,其中以近代著名藏書家劉承幹“嘉業堂”舊藏的十六種善本最重要。而在這十六種善本古籍中,以《翁方綱纂四庫提要稿》最為珍貴。議事亭藏書樓現藏有二萬多冊西文古籍,收藏16世紀至20世紀葡萄牙在遠東的歷史文獻,前葡屬各海外領地的法令文獻等。

 

古籍推介

第 136 期
書籍/報刊/視聽資料名稱:A Voz do Crente
編著者:António Borges
出版社:Macau : Typographia do Seminário de S. José , (1887 – 1895)
館藏地: 議事亭藏書樓
簡介:

A Voz do Crente是一份教會辦的周報,由1887年 1月1日至1895年11月2日出版。創辦人是 José Maria da Cruz Simão,主編是出身報業世家的 António Luis Borges, Narciso、Ilídio、Horácio Poiares等多位神父負責撰稿,報紙版面分為三欄,共6版,由若瑟堂書院書塾印字館梓印。

A Voz do Crente在“發刊詞”上宣稱,所有對天主教、葡萄牙、人類文明發展,以及社會進步有益的資訊都會報道,是其辦報的宗旨。主編特別強調有關宗教主題的內容要“正確”,因為葡萄牙的強盛是全賴宗教。葡萄牙的英雄高舉捨生救世的御旗越洋過海,佔領了印度果亞、達曼-第烏 (Damão e Diu)等地,他們打碎當地敬拜的神像,目的是糾正當地人的信仰……。【1】

A Voz do Crente發行的同年12月1日,葡萄牙王與清朝政府簽訂《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清政府同意葡萄牙“永居管理”澳門。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下A Voz do Crente 帶有濃厚的“政教合一”觀念,其內容主要強化天主教教義、愛國精神,當中也有涉及社會議題、支持人類文明發展等等,但報道手法帶有濃厚的歐洲中心主義。

根據1890年的Directório de Macau《澳門指南》資料顯示,若瑟堂書院書塾印字館負責人為João Victor Pereira (1868- ?) ,他也負責梓印A Voz do Crente。他在家中排行第八,22歲已當上若瑟堂書院書塾印字館負責人,並在1902至1919年任第三任澳門“官印局”局長,任期長達17年。他的三哥Alfredo Heleno da Silva Pereira (1857- ?) 也是在“議事公局”(Camara Municipal)從事印刷工作。【2】

很明顯,19世紀澳門教會與澳門政府部門關係非常密切,由於當時資源短缺,同時澳門人口不多,大家都樂意以“共建共享”的精神,一起推展鉛活字印刷業。澳門教會擔當搖藍角色,以培養印刷技師、釘裝師父為主,培養出來的人才,就能分發到政府部門、報館和其他私人印刷機構從事印刷業。

A Voz do Crente自1894年起與另一份澳門發行的 Eco Macaense《鏡海叢報》就澳門多項議題展開筆戰。其中的一個爭論在於當年的明德祿主教(D. António Joaquim de Medeiros)建議澳葡政府將所收到的稅款除了撥部份給澳門教區之外也應撥給“地捫”﹙今帝汶﹚教會。明德祿神父早於1872年來澳門工作,曾任澳門若瑟堂書院負責人,也擔任過澳門副主教,專責管理“地捫”的教務,所以當他在1884-1897年間擔任澳門主教時,也為“地捫”教會爭取經費,為此引起澳門葡人不滿。

葡萄牙在1869年12月1日制定“海外憲制組織大綱”,將葡萄牙非洲和亞洲屬地分爲6個省,澳門和“地捫”合為一個省。根據法令,每個省設立由王室委任的一位總督(澳督),向“海軍暨海外事務”部長負責,主管各省的民政和軍事,同時對各海外省的“政治行政組織”以及其“職責權限”作出全面修定,這挑戰了在澳門的固有勢力,特別是“議事公局”的人事調動和選舉方法。

1826年,葡萄牙皇“若昂六世”(D. João VI)駕崩,法定的皇位繼承人是“佩德羅一世”Pedro I,但“米格爾王子” Miguel 拒絕承認,並領導“專制派” Absolutistas武裝起來與“佩德羅”的“憲章派” Cartistas對抗,內戰隨即爆發。先後擁護君王、支持立憲的黨派有“立憲派”Constitucionalistas 、“復興黨”Partido Regenerador;而提倡“還政於民”、鼓吹民選的黨派先後有“九月黨”Setembristas、“進步黨”Partido Progressista。這長時間的爭鬥,導致“皇位繼任”與“政權轉移”幾度更迭。至1910年10月5日革命,推翻末代“布拉干薩王朝”(Bragança),“共和國”成立,“共和政府”隨即宣佈“政教分離”,翌年頒佈“新憲法”。

由於派來澳門的澳督在葡萄牙的時候都屬於不同政黨,黨派之爭便從葡萄牙延伸至澳門。A Voz do CrenteEco Macaense 各有立場,教會所支持的政策與“復興黨”的澳督高士德(José Maria de Sousa Horta e Costa,任期1894-1897) 所實施的政策取向有異,啟動兩報連連筆戰,引致澳督高士德勒令兩報“休刊”一個月。Eco Macaense 在1896年 2月2日複刊,但A Voz do Crente就在1895年11月停刊。【3】它的歷史價值,在於其內容見證了當年的社會變化,同時轉化為歷史脈絡中的證據,帶給讀者一個跨領域“宗教與政治”的全面視野。

【註】

【1】
Daniel Pires, Dicionário Cronológico da Imprensa Periódica de Macau do Século XIX (1822-1900),  Macau: Instituto Cultural do Governo da R.A.E. de Macau, 2005, p.335.

【2】Jorge Forjaz, Famílias Macaenses, vol 2, Macau: Instituto Cultural de Macau, 1996, p.982

【3】Dicionário Cronológico da Imprensa Periódica de Macau do Século XIX (1822-1900),  p.350.

參考網址及書籍:

〈明德祿主教 D. António Joaquim de Medeiros〉.《歷任教區主教》.天主教澳門教區.下載自〈https://www.catholic.org.mo/list-5/25

〈殖民管治時期〉.澳門虛擬圖書館.澳門基金會.下載自〈https://www.macaudata.com/macaubook/book002/html/0033002.htm#0033009

〈葡萄牙歷史〉.維基百科.下載自〈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1%A1%E8%90%84%E7%89%99%E5%8E%86%E5%8F%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