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

古籍

澳門公共圖書館現藏有古籍約四萬冊,收藏1950年以前的中西文古籍。中文及西文古籍分別藏於何東圖書館和民政總署大樓圖書館。何東圖書館的“何東藏書樓”現藏有二萬多冊中文古籍,其中以近代著名藏書家劉承幹“嘉業堂”舊藏的十六種善本最重要。而在這十六種善本古籍中,以《翁方綱纂四庫提要稿》最為珍貴。民政總署大樓圖書館現藏有二萬多冊西文古籍,收藏16世紀至20世紀葡萄牙在遠東的歷史文獻,前葡屬各海外領地的法令文獻等。

古籍推介

第 115 期
書籍/報刊/視聽資料名稱:Manual da Lingua Sinica Escripta e Fallada, 1a parte, v.1: Lingua Sinica Escripta : Noções Preliminaries, Lições Progressivas
編著者:Pedro Nolasco da Silva
出版社:Macau: Typographia Mercantil,1902
館藏地: 澳門中央圖書館
簡介:

Manual da Lingua Sinica Escripta e Fallada“寫講漢語課本”,一套四冊,是專為小學及中學土生青年學習漢語而編寫的。Lingua Sinica Escripta“寫漢語”細分為四部:Noções Prelimares(基礎知識)、Lições Progressivas (漸進課本)、Traduções da Amplificações do Santo Decreto (《聖諭廣訓》翻譯)、Cartas e Formulas no appendice(附錄:書信及尺讀用語)。伯多祿編寫這套書的目的,是讓土生青年從小到大、從淺入深、循序漸進地學會艱深的漢語。他同時提醒學生,學懂漢語的關鍵在於學生需要花上少許力氣去死記。

本書是將Noções Prelimares 和Lições Progressivas兩部份合訂在一起。伯多祿所編的Noções Prelimares主要教授漢語基礎知識,從結繩記事、倉頡造字;中國文字的篆、隸、草、行、楷、宋六大類書體,到文字聲調:粵音及北京音,都作了概括性介紹。他希望老師用口頭講授,至於講解課程內容的深淺,就要根據學生(小學及中學)年紀的差異及學生進度去自行調節安排,如古代的書塾,因材施教!

伯多祿在他所編的 Gramatica Pratica de Lingua Chinesa一書的前言中說到,他所編的漢語語法是參考了江沙維神父的 Arte China 《漢字文法》。筆者發現伯多祿的Noções Prelimares漢語語法概念與江沙維神父的《漢字文法》 語法相同。他們都將letra 等同於中國的“字詞”,再由“字詞”複合成為“詞組”(phrase)。他同時編製了一個418個北京註音“字詞”表,和一個740個粵語註音“字詞” 表,順著外文字母先後排列。此外還有一個214註了北京音、粵語音和葡文解釋的中文部首表。最後就是按照葡萄牙語的文法概念,以條列及舉例方式,分別介紹漢語語法。他以100段的短文去解釋各類語法特點,同時將曾經在1886年出版的 Grammatica Pratica da Lingua Chineza書中的一節48個虛詞再次重印。

本書的第二部Lições Progressivas,主要是將“基礎知識”中的“字詞”配上其他字,使其變為“詞組”。從第1至第17課,每課書都會教授10個註上北京方言和粵方言的單字,再另外加入一個單字組成多個“字詞”,主要給學生認識更多的漢語生字。但從第18至第59課,則在10個單字中,配上更多 “字詞”、“詞組”,使之組成一個更長的字句,從而教授學生漢語語法。伯多祿認為當學生學滿59課後,應該懂得390個生字,所以從第60至第256課就是“閱讀練習”。

這些“閱讀練習”的文章都是取自曾任職北京總稅務司公署的A. Mouillesaux de Bernières 所編的《公餘瑣談》(Leçons Progressives pour l'étude du chinois parlé et écrit)。A. Mouillesaux de Bernières根據北京總稅務司公署檢察員裕觀先生按不同情境的中國人生活閒談對話,撰寫了100 篇不同主題暨富趣味性和實用性的對答,Bernières就將之翻譯成英、法兩種外語。

伯多祿則按其教授土生葡童為目的,將 Bernières 的100 篇內容分成200課。每篇先抽出單字,再組成“字詞”和“詞組”讓學生先熟悉所有生詞後,才學習整篇對話。此外,本書還附有索引,每個漢字都按照拉丁字母的先後次序排列,方便學生查找相關的漢字。同時也加入書信及尺牘用語作附錄。這是在中國境內第一套為葡萄牙語兒童編寫的漢語學習課本,所以非常有歷史價值。